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意外这个白南田之动辄对同伴

小编:白南田之根本就来不及挥刀格挡了,他的双脚一蹬地面,身形骤然倒飞而起!想要躲开苏锐的这一招! 倒飞到了擂台的边缘,白南田之才堪堪站定! 他并没有立即看向苏锐,而是低下

  白南田之根本就来不及挥刀格挡了,他的双脚一蹬地面,身形骤然倒飞而起!想要躲开苏锐的这一招!
 
    倒飞到了擂台的边缘,白南田之才堪堪站定!
 
    他并没有立即看向苏锐,而是低下了头。
 
    在他的腹部位置,皮肤已经破开,一道鲜血流了出来。
 
    苏锐的军刺刺尖还是刺破了他的小腹!
 
    要不是白南田之当机立断决定躲避,同时把轻身功法发挥到了极致,绝对会被重创!
 
    他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巧合,还是那个华夏人一开始就算计好的。如果是后者的话,那么对方的心智也太厉害了!
 
    堂堂的高级大武士,此时也开始心有余悸了!
 
    不过,当他的目光从小腹处挪开,看向前方的时候,双眼之中登时冒出了强烈的愤怒火焰!
 
    因为,苏锐就优哉游哉的站在最后一名中级武士的身边,军刺正指着对方的喉咙!
 
    是的,六名前途无量的中级武士,被苏锐杀了四个,白南田之自己劈死一个,此时就剩下一个人了!
 
    “姓白的,如果你就地向我下跪,我可以饶你的同伴一命。”苏锐微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不姓白。”白南田之阴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姓什么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关系,关键是你愿不愿意为你的同伴做出这种选择来。”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:“只要你跪下就可以,我不仅会放了你的同伴,也会放了你,这是一场双赢的生意,你觉得怎么样?”
 
    被苏锐控制住的那名东洋武士看着白南田之,他不想死,也希望白南田之能够救他一命。
 
    不过现在看来,这种可能性已经低到了极点了。
 
    “我不会跪下的,更不会受你这种低贱的华夏人的侮辱。”白南田之的眼睛里面已经绽放出狠辣的光芒。
 
    “看来,你不仅对敌人残忍,对自己人也一样残忍。”苏锐啧啧说道:“你难道就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同伴死在我的手上?”
 
    在说这话的时候,苏锐手中的军刺往前面递了一公分,军刺的尖端已然刺破了那名武士的脖子表皮!
 
    死亡近在眼前,后者的身体已经犹如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!
 
    “现在,你认清了你这个上司的真面目了吗?”苏锐在这名武士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他根本就不在乎你的生死。”
 
    白南田之冷冷上说道:“你不用挑拨离间,你杀了他,我同样会替他报仇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两码事。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有些兴味索然的说道:“这样一来,我还失去了杀他的兴致了呢。”
 
    说罢,苏锐收回了军刺,抓住了这名武士的胳膊,然后将其往前面用力的一扔!
 
    苏锐这一下可是用了全力,这名武士的身体就像是炮弹一样,重重的射向了白南田之!
 
    这么近的距离,白南田之躲无可躲,他一声怒吼,武士长刀骤然挥出!竟是直接冲着那名中级武士的腰间而去!
 
    “不要啊!”
 
    这武士看到了白南田之的动作,顿时发出了惊恐的大吼!
 
    可是,吼声并不能够阻挡白南田之的动作,那寒光轻易的就切进了他的腰部,然后割断了腰椎,从腰的另外一侧切了出来!
 
    血腥无比的一幕出现在了场上,台下的那些佣兵们即便已经见惯了生死,但是此时此刻,见到那么惨不忍睹的情形,还是有一些人已经闭上了眼睛!
 
    天啊,这是在搞什么?连自己人都可以腰斩!
 
    此时,擂台的地面上,已经遍布鲜血了!
 
    那名被拦腰砍断的东洋武士并没有死,而是在地上疯狂的打着滚!
 
    白南田之自己也沾了一头一脸的鲜血,这一刀把他的残忍本性暴露无遗!
 
    事实上,他本来可以选择将手下踢开或者拉到一边,但是他偏偏用了这种最血腥的方式来扫清自己的障碍!
 
    当看到那一抹寒芒亮起来的时候,苏锐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意外,这个白南田之动辄就要人性命,能够对同伴做出这种举动,真的没有出乎苏锐的预料。
 
    因此,苏锐的手没有抖一下,军刺直接就爆射了出去!
 
    白南田之抹了一把鲜血之后,那一道锋利的乌光已然冲到了眼前!
 
    他早就料到苏锐会这样做,因此往旁边爆闪了两步,堪堪躲开!
 
    可是,苏锐的军刺竟然在空中拐了个弯,继续如影随形!
 
    这一点就超出了白南田之的预料,他没想到,仅仅凭借尾端的一根细绳,就能够把这军刺控制的如此之精妙!
 
    不得已,他大吼一声,就地连续几个翻滚,想要继续躲开苏锐的攻击!他就不相信,这军刺还能继续转弯!再厉害的招式,也总有用老的时候!
 
    白南田之在地上几个翻滚之后,浑身上下已经全部沾满了同伴的鲜血了!
 
    他正想要反击,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人死死的抓住了,完全动不了。
 
    低头一看,正是之前被他腰斩的那名同伴!
 
    虽然上下半身已经分离,但是他的内脏都还在,却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!
 
    而这段时间,将是此人毕生之中最痛苦的时候!
 
    “放开我!”白南田之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跟自己过不去,跺了跺脚,却根本甩不开对方的手!
 
    似乎对方的所有力气都用在这上面了!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samfog.com/a/mianfeiyixiaozhongte100_zhunyule/20181031/1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