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家琪摇头没事上次去你家也是韩志轩那小子非

小编:乔羽欣悲戚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他就算是块冰,这些年她也该把他焐化了,可她没有,即使冷的痛彻蚀骨,也没能焐热他一丝一毫。 她违心的说,对,我要和你离婚,从嫁给你的那天

乔羽欣悲戚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他就算是块冰,这些年她也该把他焐化了,可她没有,即使冷的痛彻蚀骨,也没能焐热他一丝一毫。
 
    她违心的说,“对,我要和你离婚,从嫁给你的那天开始,我每天想的最多的,就是要怎样才能和你离婚,我受够你了,韩志诚,这场婚姻我真的受够了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犀利的目光冷戾的盯着她,她终于说出心里的实话,她终于受够了,她终于忍无可忍了。
 
    可他,偏不放过去她。
 
    凭什么啊?她想要得到他,就千方百计的得到他,现在她说受够了,他就要放手吗?
 
    “嘶……”的一声之后,乔羽欣感觉一股冷风袭来,他疯了一样的撕了她的衣服。
 
    “韩志诚,你放开我!我不要!”
 
    他大手毫不留情的掐着她纤细的脖子,气焰嚣张的怒瞪着她,“你就没资格说要不要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事后,她像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被他冷漠的丢弃在餐厅,而他却可以衣冠楚楚的走出去,她连说恨他的力气都没有。
 
    他走后,她才开始收拾凌乱不堪的自己,泪水一滴滴的滴落,全身酸疼的仿佛下一秒就会瘫软在地,她还是收拾好餐厅才回自己房间。
 
    她坐在浴缸里,任由冷水冲洗自己的身体,她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死了,至少灵魂和爱他的心,都已经没了。
 
    深夜,放在抽屉里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,来自韩先生。
 
    只有三个字,“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毫无焦距的目光盯着那三个字,对不起,为什么呢他?
 
    现在她好像知道这个韩先生是谁了,原来是韩家琪,他看上去很了解她现在生活状况的样子,只是他的这句对不起,是想要说什么呢?
 
    乔羽欣不懂,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,该和她说一声的那个人,没有和她说对不起,不该和她说对不起的人,莫名其妙的在凌晨的深夜,和她说对不起。
 
    她已经知道这个韩先生是谁,她也就没有再回复,不想让其他任何人,看到她在这段感情里的卑微和委屈。
 
    日子还是继续过着,只是从那天后,他没有再碰过她,也很少回家。
 
    她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买菜,只顾着看购物车里买的食物,想看看还少什么东西没买,低着头推着购物车的她和对面推过来的购物车撞到一起。
 
    两个人同时笑着抱歉,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 
    只是抬眸的一瞬间,乔羽欣脸上的笑容已僵硬,站在另一个女人身旁的男人,为什么偏偏是韩志诚。
 
    一男一女出来买菜,呵呵,还能是什么关系啊?
 
    结婚快四年了,他从来没有和她一起出来买过菜,而今天,他陪着另一个女人。
 
    她刚才还悲伤的目光很快的收回,车子转头,准备避开他。
 
    而站在韩志诚身边的女人并不知道乔羽欣是谁,拿着一瓶料酒问乔羽欣,“姐,这种牌子的味道好吗?”
 
    乔羽欣看一眼女孩子手里的那瓶,因为她的购物车里也有一瓶,她抿嘴热情的微笑,“还不错吧,但有些东西吃久了总会腻的,不如你换这个牌子的吧。”
 
    女孩接过乔羽欣新帮她推荐的一瓶,“这个好像是新品牌,味道好吗?”
 
    乔羽欣拿了一瓶放在自己的购物车里,疏离的笑着,话里有话,“新的总比旧的好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女孩子似懂非懂的在两瓶料酒中左右为难。
 
    乔羽欣推着购物车离开,韩志诚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一抹笑意,一晃而过,她刚才说那些话不都是为了说给他听的吗。
 
    乔羽欣提着两大袋东西走出超市,有的事情,就是无巧不成书,她准备打车的时候,一辆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,车窗落下,里面的韩家琪笑容明朗,“上车吧,我送你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刚要拒绝,就看到韩志诚提着两个大购物袋从超市出来,而他身边的女人只负责挽着他的胳膊。
 
    乔羽欣低头对韩家琪微笑,“那要麻烦你了。”
 
    韩家琪看她手里的袋子有些重,就下车帮她把东西放到后备箱,还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 
    这一幕毋庸置疑被韩志诚尽收眼底,他提着购物袋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,乔羽欣,你刚才的新旧之分,是指现在吗?
 
    车里,乔羽欣并没有因为在韩志诚面前演的这出戏而开心,更多的是失落,觉得自己很可笑。
 
    如果韩志诚对她有一点点儿在乎,就不会让她上韩家琪的车,但他什么行动都没有,她这样幼稚的行为,只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 
    韩家琪问她,“如果你不着急回家的话,那可以一起吃个晚餐吗?”
 
    乔羽欣抱歉的微微一笑,“我还有点儿事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关系,那下次吧。”韩家琪一点儿都没有为难她。
 
    这样乔羽欣更不好意思,“今天你特意送我,有时间我请你吃饭。”
 
    韩家琪扭头看她一眼,笑着,“不用,其实我刚才也在超市里,如果不是你老公在,你不是也不会上我的车,不是吗。”
 
    “不好意思。”乔羽欣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看穿,她很尴尬。
 
    韩家琪摇头,“没事,上次去你家,也是韩志轩那小子非让我去的,说你和你老公最近婚姻上有点儿危机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看着韩家琪,他的意思是,是在帮她吗?那他不会也知道,她和韩志诚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危机吧。
 
    是啊,其实他就是那个从未谋面的韩先生,他应该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“谢谢你。”没有理由的帮她。
 
    “不客气。”
 
    有些话不能说破,说破了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,韩家琪看着过得不开心的乔羽欣是心疼的,自己偷偷喜欢了好多年的女孩子,过得不好,他真的很想变成王子拯救他的公主。
 
    但很多事,是事与愿违的,让她离开深爱的男人,才是最残忍的。
 
    韩志诚深夜回到家的时候,乔羽欣竟然不在家,她不在家?这女人,看来真是欠收拾了。
 
 第406章 赶紧接你老婆回家
 
    打电话给她,她手机是关机状态,所以,她乔羽欣是婚,内,出,轨,了吗?明明是去超市买的食物,却没有回家,东西也没有送回来。
 
    是买东西和另一个男人烛光晚餐的吗?
 
    韩志诚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了一,夜,直到天亮,乔羽欣也没有回来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samfog.com/a/mianfeiyixiaozhongte100_zhunyule/20180706/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